问题库

我父亲是黑名单,转给我还我当时逾期着一个月现在想贷点款会不会影响?

张家的长子
2021/7/23 4:41:19
我父亲是黑名单,转给我还我当时逾期着一个月现在想贷点款会不会影响?

我来回答

匿名 提交回答
其他回答(3个)

3个回答

  • 北方的南猫

    2021/7/25 4:34:18

    我和你有一样的心情,当时真的难以释怀。

    爸爸一年前癌症去世,我清楚的记得,我一遍一遍的给120打电话,到医院让签字抢救的时候,浑身颤抖,根本拿不住笔,妈妈和弟弟早已哭成泪人,这时医生告诉我已经没有抢救的价值了,留一口去赶紧回家吧,在救护车回家的路上,我握住爸爸的手,一遍一遍的叫着爸爸,多想让他答应我一声,可爸爸早已经没有了意识,只感受到了爸爸也在紧紧的握我的手,当回到家没多久,就没了气息。当时真的天塌了,我没有爸爸了,我永远的失去爸爸了,那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作为女儿要为爸爸擦洗身子,我们这有规矩,就是我的眼泪不能滴在爸爸的身上,强忍着泪水给爸爸擦洗干净,穿上寿衣,女儿托着头,家人抬着身子,送进了水晶棺里,那心里的痛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接下来就是守灵,我奶奶说人死后都要在望乡台望儿女,我们也真的太想见到爸爸,于是我们就用了奶奶说的方法,在棺材正中央放了一盆水,前后放镜子,看能不能在水中看到自己的爸爸,当时那心里忐忑不安,又想看见爸爸,又怕看见爸爸,怕爸爸在那边受苦受累,一边哭一边等着在水里看到已世的爸爸,到最后也是一场徒劳。不是所有人用这个方法都能看见阴间的人,也有可能只是个传说。

    我都一年了,每次去给爸爸上坟,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每每在爸爸坟头,我就对爸爸说,让他放心,我会照顾好妈妈,弟弟,照顾好这一大家,请他自己也放心,不要担心家里人,如果有事可以给我托梦,因为在我爸爸去世的那天晚上,就给我舅舅托梦,说不放心家里人,我舅舅也是哭的整晚没睡。也给我老公托梦,只不过没说话,就站在我老公面前,估计是想说,他不在了,请我老公照顾好我。

    既然我们的亲人已经不在了,我们就要过好当下的每一天,照顾好我们身边他所爱的人,让他放心,让他安心。

  • 农村客家姑娘

    2021/7/30 7:55:42

    可以。

    《汽车贷款管理办法》对其有相应的规定:

    第二十四条 贷款人发放汽车贷款,应要求借款人提供所购汽车抵押或其他有效担保。经贷款人审查、评估,确认借款人信用良好,确能偿还贷款的,可以不提供担保。

    贷款人应直接或委托指定经销商受理汽车贷款申请,完善审贷分离制度,加强贷前审查和贷后跟踪催收工作。

    扩展资料:

    《汽车贷款管理办法》相关法条:

    第二十七条 贷款人应根据贷款金额、贷款地区分布、借款人财务状况、汽车品牌、抵押担保等因素建立汽车贷款分类监控系统,对不同类别的汽车贷款风险进行定期检查、评估。根据检查评估结果,及时调整各类汽车贷款的风险级别。

    商业银行根据业务需要可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外设立分支机构。设立分支机构必须经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审查批准。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分支机构,不按行政区划设立。

    第二十八条 商业银行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设立分支机构,应当按照规定拨付与其经营规模相适应的营运资金额。拨付各分支机构营运资金额的总和,不得超过总行资本金总额的百分之六十。

    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汽车贷款管理办法》

  • 天使在左边

    2021/8/3 14:48:47

    题主的心情,我感同身受。

    我的父亲去世已经九年了。02年暑假的时候,父亲突然肚子疼,疼了一天,吃点消炎药以后就好了,谁也没当回事。到了03年春节,大年初二,父亲又肚子疼,疼的躺在床上起不来。谁劝他去医院,他都不肯。我突然就有了不好的预感,去爷爷奶奶家,喊了爷爷过来劝他。父亲总归是要听爷爷的话,而且肚子疼得确实很厉害,于是,我们一起陪父亲去了医院。

    我永远都记得那一年的大年初三,就是从那一天开始,给我们家带来了说不完的伤痛。检查结果很快出来,胃肠间质瘤,肿瘤已经很大了。我当时很懵,还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后来,父亲就开始了漫长又痛苦的治疗。前后历经两次大手术,仅一年多以后都再次复发,又服用了两年多的印度仿制药伊马替尼后,肿瘤于2012年第三次复发。这九年的时间里,父亲一直被病痛折磨,我们一直被恐惧折磨。

    第三次复发,肿瘤的位置在动脉大血管旁边,我们这个城市的专家都不敢接收他。父亲坐在医院的椅子上,跟我们四个孩子讲,他很留恋这个世界,舍不得离开。他哭着跟爷爷说,作为长子的他,还一心想着要为二老养老送终。那时候,我们姐弟四人,我作为老大,刚刚生完孩子,小弟是老小,还在上大二。我们坚决不肯放弃,妈妈和大弟陪着爸爸去了上海,不管怎样,我们都要尽一切力量留住父亲。人生地不熟,辗转了两家医院,终于有一位老教授肯接收父亲,听到这个消息,我们真的是一边流泪一边开心。

    手术从早到晚,进行了整整一天,但结果是好的。我们充满了希望,就盼着父亲的身体能好起来,早日回家来。很快,医生同意父亲转回家乡的医院慢慢将养,大弟先回家,找车回上海去接父亲。但是,就在大弟回来的那天晚上,九点多,我刚把孩子哄睡,就接到母亲的电话。母亲在电话里一直喊,你爸出血了,你爸出血了,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家乡离上海,开车要九个小时,我们只留母亲一人在那里陪父亲。我颤抖着,哆嗦着给弟弟妹妹们打电话,大弟连夜租车赶回上海。我则每隔十分钟给母亲打一个电话,询问情况。我默默的躺在床上看着手机的时间,一分一分的跳动,每次电话打过去,母亲都在哭,边哭边告诉我,父亲正在抢救。十二点多,我最后一次打电话过去,母亲不哭了,她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告诉我,父亲没事,还在抢救,你还带着孩子,早点休息吧。我挂了电话,心下了然,父亲走了。

    我躺在床上,回想父亲临出发去上海的前一天,我带孩子回去看他。因为嫁得不远,我很少在家过夜,父亲从没说过什么。但是,那天我就要走的时候,父亲说,你能不能在家过一夜?他抱了抱我的孩子,亲了亲他,说,你每次来一会儿就走,我心里不好受。可是,因为孩子小,我什么东西都没有带,就拒绝了他,我跟他说,等你从上海回来,我就带着孩子过来多住几天,陪陪你。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就是我们的最后一面。

    父亲就这么走了,走之前,四个孩子一个都没能在他身边,他也一句话都没有留下。每次想起那天他挽留我,我却没有留下,后悔、内疚、自责折磨得我开始精神衰弱,失眠。我慢慢的开始睡不着觉,一躺到床上,就毫无睡意。我整夜整夜的胡思乱想,悄悄的来到阳台上,我掐自己,我咬着胳膊无声的痛哭,我推开窗户,想着,是不是就这么跳下去,就好了,就结束了?

    我知道自己生病了,我开始吃各种有助于睡眠的药,除了安眠药,这是我的底线。但是都没有用,终于,那一年的大年初一,老公带我去了医院的精神科,我记得那是个中年男医生,人很和蔼,他听我倾诉了我内心的痛苦,看着我痛哭了一场。

    回家以后,我略微有一些好转。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就握着孩子的小手,我想,我失去了父亲,我不能让我的孩子失去母亲。我爱我的孩子,我爱我的老公,我更还有伤心欲绝的母亲,他们都不能失去我。

    就这样,我挣扎着从那可怕的抑郁的深渊中爬了上来,现在回头想想,还是觉得那段经历,是场非人的折磨。幸好,我还有母亲,我还可以把对父亲的欠疚在母亲身上弥补。逝者已去,纵然再痛苦,也无法挽回什么,更好的照顾生者,珍惜当下的生活,让逝者能够安息,也让自己不要再有遗憾。

相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