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 刘秀危难

小说:铁马江湖情 类别:武侠小说 作者:双麻酥 字数:2904

几位门主一一辞别,返回本门积蓄力量,等待时机。芦莉仙子和皇语烟也随纪长风一道返回了五色门。

和琯琯继续在青龙山庄养伤,只是气血受损,体很快康复来。琯琯心脉刚刚恢复,虽能行动了,却需慢慢温养,一时半会无法痊愈。

一晃半年,天气渐入酷冬。

光明经”勤修怠,他知道,在这个世上,要好好活下去,保护自己心爱的,唯有练好武功。

半年修炼,武功愈发精进。他每日修炼“神形”洗经伐髓,行动愈发敏捷。俩闲暇之时也常常切磋武功,虽然功夫仍及琯琯,但已有了一拼之力,琯琯自然是又惊又喜。

青龙帮三位当家一直尽心照顾两,但却很少来打扰,让两感激尽。

这日清晨,和琯琯出了青龙山庄,登山远眺,小兽康康乖乖的跟在后。

只见红彤彤的太阳刚刚爬上山头,霞光万丈。远处一条河白浪翻腾,映朝霞发出万道光彩,炫目迷

琯琯抱七弦古琴,迎霞光轻抚琴弦,琴声低而断,有如游丝随风飘荡,却又连绵绝。

她乌黑的长发随风飘散,白玉般的脸颊,娇小俏丽的鼻子,红红的嘴唇,如诗如画。一双迷离双眸,如梦似幻,更为绝色容颜增添了无限风韵,宛如是落在这山中的一个精灵。

呆呆的看,如痴如醉。琯琯感觉到他灼热的目光,停下抚弄琴弦,回眸莞尔一笑,娇嗔道:“你天天看,还没看够!”

傻傻的咧嘴一笑,收回目光,望向远处波光粼粼的河,脸上笑容更盛。

突然,一股尘头在远处山峦后高高扬起,随风一卷,如一道旋风卷上天空,遮天蔽日。

片刻,已隐隐听到阵阵铁蹄踏地,战马嘶鸣之声。虽被山头遮挡,看影,但一股有如实质般的杀伐之气撞击来,地隐隐震动,让心惊胆颤。

相顾骇然,如此阵仗,非千万马无此声势。

正惊骇间,一匹骏马当先转山坳,飞蹄跃出尘头,马上一将打马狂奔,沿河岸向青龙山庄这个方向奔逃来。

“是刘哥哥!”脸色变。虽隔一道山谷,但目力,已看清那打马疾奔的将,正是刘

迅即又有百来骑跃出尘头,紧紧跟在刘后疾奔逃命。

片刻,一杆“梁”字旗转出,股莽呼啸冲出山坳,蹄声雷动,喊杀声震天。

一个箭步窜出,琯琯也问缘由,带小兽跟向山下掠去。

“嗤、嗤、嗤!”满天的箭雨从高高卷起的尘暴中落下,惨叫声中,刘旁将士断有中箭坠马,迅即又被随后涌来的莽战马踏在了脚下。

高声喝斥,马鞭住落下,啪啪抽打在平时爱逾性命的战马上,眼见旁将士越来越少,追兵越来越近,刘心急如焚,闷头往前急冲。

“钪钪!”猛听得空中响起一声穿裂石的啸声,声如万钧雷霆,响遏行,就连雷震蹄声也未将其掩盖。

“嘶——!”莽如潮水般扑来的战马惊 得毛发直竖,纷纷扬蹄嘶鸣,疾奔之势顿止。

这是上古异兽之威,万兽惊惶。

骇然抬头,见一灰一白两条影从山上疾冲下来,快若旋风。

“哥哥快走!”从刘旁一闪而,迅即向后莽前锋扑去。

听见是声音,又惊又喜,但后面莽铁骑万,岂是两个可以抗衡的,忙调转马头声呼道:“青,走!”

“哥哥尽管走!”呼道。

矫情,他知道武艺高强,逃起命来比他容易,于是领仅余的数十部下打马又逃。

战马被小兽康康的怒啸声惊得原地打转,后队冲撞前队,瞬间乱成一团。

一个金盔金甲、国字方脸将挥鞭高声呵斥,收缰勒马,稳住受惊的战马,重整队形。

那金甲将正是南阳郡属正梁丘赐,他调转马头,一双虎目扫视来,见只有一男一女一猪悠然立在道中,禁心中微凛,知为何一只小猪的叫声竟能让战马惊惶至此。

他知两必是江湖异士,但却并放在心上。江湖武林物,论单打独斗固然厉害,但任你武功再高,又怎能与千万马抗衡。

但见刘部下绝尘而去,梁丘赐勃然怒,他马鞭一指,喝令道:“给我踏成肉泥!”

梁丘赐后一队轻骑兵提缰纵马嚯地窜出,一手拿盾牌,一手挥舞马刀,呼啸碾压来。

这队轻骑兵虽只有十来骑,但同时奔腾起来,声势还是吓

琯琯轻轻一笑,子忽然拔地而起,迎上狂卷来的十数精骑。

琯琯抱古琴却没有动,微笑看他在马蹄和乱刀中敏捷闪避进攻。

双掌狂飞,点点紫芒断在指间闪动,每出一掌,必有一从马背上飞出,无能扛住其一掌之力。

他神识敏锐,出手又快,四周乱刀尚未及,早被他一掌拍飞。一刻,十几轻骑兵竟然无一他的手掌,空留十几骑战马驮马鞍往远处跑去。

琯琯脸上笑容更盛,短短半年多时间,的功夫已经登堂入室,与在“阎王洞”时相比,简直判若两

转回琯琯边,两相顾会心一笑。

梁丘赐屑的哼了一声,一挥手,后又一队轻骑兵奔出。

这队轻骑兵足有百骑,数量比先前增加了几倍。上百骑战马排成方阵,铁蹄整齐划一的击打地面,踏起滚滚黄尘,如洪流般朝俩碾压来。

面色微变,琯琯淡然一笑,提起七弦古琴,指开始舞动起来。

“铮、铮铮铮!”一阵急促高亢的琴声蓦地震荡而出,铿锵激越的声调在空气中激荡翻滚,宛如一队队天兵神将持枪执戈席卷来,千鼓齐鸣、万马奔腾,声势骇

那队轻骑兵闻声震,面色瞬间变为土色,声呼叫死死勒住缰绳,刹住马步,调转马头夺路就逃。

梁丘赐又惊又怒,他虽觉那琴声有异,闻之心惊肉跳,但也至于吓得转头就逃。

那是因为琯琯施展的魔音攻击只覆盖了这队轻骑兵,其他虽能听见琴声,却至于陷入魔音幻境。

琯琯武功虽高,但魔音同时攻击上百,已是她能施展的最极限了。

琯琯停下拨弄琴弦,面色苍白了少。

施展魔音同时攻击上百,是极度耗费心魂的。

梁丘赐高声喝斥,但那落荒而逃的轻骑兵却置若罔闻,只顾催马闷头逃命。他扬起马鞭,连连抽打从旁夺路逃的轻骑兵,却无济于事,仍如了魔一样往远处逃去,瞬间脱离了队伍。

梁丘赐惊得舌挢下 ,他回头扫向琯琯拿的古琴,知她琴声定有怪异。但他统帅,岂会被奇术淫技吓到。他手一挥,喝令道:“擂鼓!”

“咚咚咚!”十几面战鼓同时雷动,声震山谷,杀气横空,声势浩的战意席卷来。

“杀!”梁丘赐手再一挥,又一队上百骑轻骑兵纵马窜出,向琯琯和猛扑来。

鼓之威,在于其凝聚魂,挥洒战意,最能激励心,击退心中恐惧魔障。十几面战鼓一响,天煞魔音这种攻击神魂的武功就再无用武之地。

琯琯和相顾一笑,同时子一闪,一股烟消失在莽铁骑眼前。

小兽紧跟其后,一灰、一白、一青三个影子如旋风般追去了。

和琯琯并是狂妄到想以二之力对抗上万莽精骑,而只是希望能阻挡片刻,让刘逃远一点,多一分逃出生天的机会。

梁丘赐一声令下,又率从后追赶上来,蹄声轰鸣,排山倒海,震得整个山谷跟颤抖。

飞箭时破空落下,幸亏两神识都敏锐,闻风声知箭势,左躲右闪,或以手拨箭,流箭虽多,却并无实质威胁。

康康形较小,也跟左避右闪,灵动无比。

追上两匹落荒而逃的骏马,飞上马,打马狂奔,追上刘

“青,你们快走!”刘眼看梁丘赐又从后追了上来,一脸惶急的喊道。

和几十部下战马早已筋疲力尽,马鬃上全是汗水,如被雨水浸泡一样,根本跑健马。

“哥哥快走,我再抵挡一阵!”两调转马头,手中拿一根马鞭,琯琯从七弦古琴中抽出一支剑,准备再阻挡莽片刻。

梁丘赐领从后涌了来,十几面战鼓鼓声隆隆,雷鸣止,震得山响,琯琯的魔音和小兽康康的啸声再起作用,无法扰乱敌心魂。

正待与莽短兵相接,青龙山上忽然一阵呐喊,跟冲出一彪马,却是青龙帮当家贾复、二当家周任带一帮兄弟从山上冲下来接应。

青龙帮本是马帮起家,帮中马匹精良。只见他们每一匹高头马,后还跟一匹健马,呼啸冲下山来。

“青兄弟,我来也!”贾复领一帮兄弟直扑莽前锋,周任则领几十匹健马追上刘,让刘换下早已精疲力竭的战马。

喜,此时换上几十匹健马,无疑是救了刘一条性命。

、琯琯和贾复一帮生力截住莽前锋冲杀一阵,打马再逃。

换上几十匹活力十足的健马,莽又被青龙帮众阻挡了一阵,众打马狂奔,终将莽远远的甩在了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