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 滚

小说:摊牌了我就是系统 类别:豪门小说 作者:天踏浪者 字数:4901

很有可能是身后某个大势力的,想里,贵妇人就深吸了口气。

“还好没有对他下手,要是被他身后的势力给察觉了,那就得了了,多如少事,件事就么算了吧。”

厮大概也听明白了,感情贵妇人是怕了身后的势力了,但作为手下也好说什么,就应允着继续做自己本职的事情去了。

知道就在刚才,他躲过了麻烦,估计就算知道了也会太当回事,现在只要是结丹期的修士出手,他是无所畏惧。

完成布局后的,无聊的在大街上溜达着,想看看莫云城闹市的繁华,就在漫步在大街上的时候,臭豆腐那边出事了,和出售臭豆腐的傀儡是想通的,然要是有人捣乱或者给钱什么的,知道啊。

原来就在刚才伙人来了臭豆腐的摊前,把买臭豆腐的人都给赶走了,说是要让的傀儡交保护费,对此只有报以耿直的微笑,没想收保护费竟然还收他的头上去了,正好距离那边也远,快速的赶了过去。

子听了没有,们老大跟你说话呢,别特么的在装死。”

个年轻的修士站在他们老大的身前,脸嚣张的说道,颇有狐假虎威的感觉。

所制作的贩卖型傀儡自然会说话,但对于种情况,傀儡压根知道怎么应对,在录入程序的时候,也没考虑还有收保费种情况。

贩卖型傀儡就么傻傻的站着,收保护费的弟就感觉自己似乎在跟着个死人说话,看着个“人”直愣愣的看着自己,收保护费的弟后背就有点微微的发毛。

最后贩卖型傀儡还是说话了:“您要臭豆腐吗?五个铜钱碗,好吃便宜又实惠。”

收保护费的弟脸都变得有些绿了,他感觉自己的混混人生受了奇耻大辱般。

特么的该会是被们吓傻了吧,老大想揍死他怎么办?要们动手吧。”

老大拍了拍弟的肩膀:“君子动口动手,能用谈话解决的就要想着用武力解决。”

其实老大心里想的是,里毕竟是摊位,是城防守卫军的地盘,平时他虽然跟里面的队关系还错,但要是真动用了武力,那大家可就都下了台了。

再说了般在里摆摊的,看他们群收保护费的,都抱着多如少事的心情,乖乖就把保护费交上来了,毕竟他们收的保护费也是很多,也就个铜钱而已,他们也是抱着细水流的想法来做的,今天还是第次碰种摊主傻愣愣的看着他们。

“那啥兄弟,们是来收保护费的,只要你给个铜钱,个信号弹给你,以后只要你遇见了别人来砸摊子,把个信号弹放,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时候们斧头帮的弟兄就来帮你,相信简直要太划算。”

“那要是觉得没人会来欺负呢,只有你们才会来呢?”

就在个时候,了。

斧头帮老大皱着眉,他没没想在自己管辖的地方,还有人敢挑衅他?好意思,摊贩允许有么牛逼的人存在,必须干死他。

等老大说话,弟先叫嚣了起来。

“谁啊,谁么牛逼,敢跟们斧头帮叫板,站出来特么保证弄死你。”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刚才说那话的应该就是了。”

似笑非笑的看着几个人,没想在异界竟然还有人收保护费,还收他的头上来了,真是让有种哭笑得的感觉。

子你知道少管闲事的人才能够活得更久吗?”老大语重心的说道。

“对起,其实个人也是很喜欢多管闲事,但是你们在的摊位上面收保护费,管也得管啊,啥话也没有,想要收保护费,要么从的尸体上踏过去,要么各位就请哪里来的回哪里去,就当今天的事情没有发生。”

老大微眯着眼看着,他现在是骑虎难下了,收了么久的保护费,还真碰个愣头青,看来架今天是打也得打,打也得打,然他在块区域可就混下去了。

“阿龙,给他的教训。”

随着老大的话音落下,个解释的青壮年站了出来,对着露出了嘲讽的微笑。

很可惜他还没来得及表示自己,就被拳干趴下了,群来收保护费的人,能有多强?最多也就欺负欺负普通人了,对上他种修真者真是死都知道怎么死的,当然般修真者都忙着修炼,谁会穷来大街上来摆摊呢,除了

伙人看着阿龙被拳干趴下了,个个都惊呆了,阿龙在他们的团队中,虽然是最厉害的,但实力也是中上的存在,今天却被个年轻人给干倒了?当然刚才没用动用元力,他们也会想会是个修真者。

“他妈的,点子扎手大家起上。”

于是乎在老大的招呼下,七八个人下子就把包围起来,也怕被别人说以多欺少。

诡异的幕发生了,在老大所预想中,被他们群殴拳打脚踢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反朋友,只要被拳打的人,轻则躺在地上哀嚎,重则连话都说出来,直接被打翻在地上,醒都带醒的,是死了,只是昏过去了。

是看花眼了吗。”老大自言自语的说道。

很快的周围就站着老大个人了,慢悠悠的朝着老大的面前走着,老大左望右望发现他的弟都已经躺在地上了,他身边已经没人保护他了,弟都躺下来,当大哥的也甘示弱,直接巴掌拍了下直接脑壳,然后装昏过去。

也懒得计较,来了自己的摊位前,看着切正常满意的点了点头。

就在此时,地面阵的震动,原来是有人把里的打斗告诉了城防守卫军,列城防守卫军的步兵赶了,本来还在装死的老大,咕噜的就爬了起来,赶紧跑城防守卫军的面前,对着个骑着高头大马的队就是哭喊起来。

“队你要给做主啊,们来个摊位面前买臭豆腐,没想个摊主竟然恶言相向,们气过就和他打斗了起来,却没想他凶悍的批,们被他全给干趴下了。”

老大把眼泪把鼻涕的,要是知道事情的真想,还真是闻者落泪听者可怜。

下了马,没有管老大而是径直的走的面前。

几个人都是你打的?”

听就知道是话里有话,作为城防守卫军的,又怎么可能知道几个人的身份,他必定已经猜了事情的经过,但问话就样了,些人是是你打的,如果说是,那就是欺骗,如果说是,那就完蛋了,只能够被定罪了。

“队问问事情的经过,就问些人是打的,似乎有些符合常理吧?”

些人是是你打的,你只需要回答,是或者是就好,用说别的废话。”

重复的问了刚才的话,他想都要想,要是真的询问事情的经过,百分之百肯定是伙人的错,现在他只要抓住点,些人是打的就可以了。

“如果说是打的,队是要定的罪了?要你还是问问周围的看客?问问他们事情的经过,再来质问吧。”

本来周围还围了少人,句话,个个都赶紧散开了,就当里啥事也没有发生样,毕竟他们就是个普通老百姓,听就知道个城防守卫军的队和老大两个人是伙的,现在出去给做证人那就同时得罪了两个大佬。

他们都是老百姓,全家可就指望着个摊位生活了,多如少事,还是事关己高高挂起吧,要怪就怪个年轻人懂事,就每个月个铜钱嘛,给了就给了,就当是打发要饭的了,何必跟人家闹步田地呢。

“光天化日之下,当街打人还顶撞执法者,来人给抓起来,直接压回大牢慢慢审问。”

直接给个事情下了定义,丝毫没有耐心再跟耗下去,直接要把给抓回去,时候是生是死都在他的念之间了。

老大则在边上心灾乐祸的看着,心想平时没少打点个吞金兽,没想在关键时候还真起作用了,要以后把保护费给提高两个铜钱,样赚的钱也多,也没有人敢反抗他了。

看着上来要抓的守卫,本来还笑嘻嘻的脸,顿时就阴沉了下来。

“你认识?”

正打算抓着回去呢,没想突然冒出了句话。

应该认识你么?”

“也是,要是认识么干了,的身份牌,家三老,要过目下?”

听了的话愣,他先是心里打百个信,开玩笑家的三老竟然在摊位处摆摊?

你当是傻子成,再看还真就煞有其事的,把身份牌给拿了出来,下子就慌了神了,有可能还是真的。

仔细的端详了手中的身份牌,然后倒吸了口凉气,他点眼力见还是有的,所有大家族的身份牌都是用青铁打造的,种铁只有贵族在用,般人是用了的,他看了的身份牌之后,确认个牌子无误是仿造的,竟然是货真价实的青铁。

“难道子真的是家的三老,那是踢铁板了吗。”

还是信,招过个人来让他回城防处,调出家三老的画像出来,当然是他们城防守卫军自己做的画像,目的就是为了开开眼别得罪那些得罪起的人,因为是刚刚晋升家三老,而且平时怎么露露面,所以认识也是正常。

“等他回来,就知道事情的真相了。”尽量用和缓些的语气说道。

至于边上的老大早已经吓傻了,都敢说话了,局势已经超出了他的掌控范围。

很快士兵就骑着快马把的画像交的手中,仔细的对照了画像中的和真实的,确认无误,人真的是家的三老,马上抱拳道。

“属下有眼识泰山是的失职,还请三老怪罪。”

听完的话,老大当场就瘫软了下来,他怎么也没想只是收个保护费而已,怎么就踢家的三块铁板上了,也太特么的玄幻了吧。

至于周围的老百姓,看面前个青年竟然是莫云城三大家族之家的三个个都站了出来给作证。

群人作恶多端,整天跟着们守护费,们也是敢怒敢言,现在们要站在正义的边,们愿意为兄弟作证,控诉他们。”

“对对对,们愿意为兄弟作证,是他们收保护费在先。”

“而且他们还先动手打的兄弟,要兄弟武功盖世,群人怕是要得手了。”

看着周围老百姓沸腾般的声音,苦笑的摇了摇头。

“怎么说呢?应该说些什么呢?他还真知道了。”

的汗都从头上滴下来了,个是家的三老还是么年轻的,意味着以后的前途必定是可限量,而他只是个城防守卫军的,谭黑将军就算是个傻子,也知道该如何的做抉择。

些老百姓的变化属实让倒胃口,也懒得为难些人了。

些人该怎么处罚你知道的,以后里摆摊了,你们好自为之。”

说完便径直的离开了,看也没看眼,最后句话似对所说,又似乎对群老百姓所说,最终么走了。

群人该怎么处罚你是知道的。”还在心中揣摩着句话的意思,最终似乎明白了什么,对着老大露出了狼般的眼神,毕竟就算么说,他也会好好的教训老大顿,让他开眼得罪了尊大神,差点把他的命都给丢了了。

是索然无味,心中说出的堵,也没有了开始来看街的兴趣,索性也就回家修炼去了,或许是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没走几步路,面前又出事情了。

看着群人在围在街道中央,有些好奇便走上去查看,原来是两伙人对起来了,其中伙人还认识,竟然是家的人,另外伙人人就比较多了,竟然是魏家和齐家的人。

魏家和齐家怎么成伙的了。”

虽然心里犯嘀咕,但还是礼貌的询问了边上的旁观者事情经过。

原来齐家的齐晓天对家的璐出言逊,家的辈们都是年轻人自然是严词回击,两队人马就么骂了起来,看个样子马上就要升级武力冲突了,就在齐家和家互骂的时候,魏家的辈也插了手,直接站了齐家那边,似乎要和齐家条心对付家。

还打听了下时间,局势已经过去个多时了,以三大家族的在莫云城的实力来看,估计出十分钟各大家族都已经收消息了,既然出手管,想必也是默认事情的发展,估计他们也想看辈之间的实力比拼。

墨迹,直接走上去,毕竟他是家的人,而且还是家的三老,事情他既然碰了,那肯定是要管上管的。

就调戏了几句吗,又掉块肉有什么大了的。”齐晓天大了的说道。

家的从清也甘示弱道。

“没什么大了的?你他妈咋回去调戏你妈呢,看你爸是怎么对付你孝子的。”

从清句话实在是言辞犀利,下子把周围的人给逗笑了,他们想笑敢笑的样子,实在是让人发笑,最后还是有人憋住,笑了出来。

听着从清的话,再加上周围人的笑声,齐晓天脸上是阵红阵白的,顿时恼羞成怒起来,直接就要动手了。

看你是特么的想活了。”

齐家是主修魂窍的,直接对从清使用了魂窍攻击,齐晓天是魂者中品境界,从清是傀儡师下品境界,再加上傀儡师都是魂力十分的强大,魂窍上面般都会太强,所以某种意义上魂师是要克制傀儡师些的。

要是被齐晓天的魂技打中了,从清估计会太好受,知道是时候该自己出手的时候了,直接个魂技帮从清给挡了下来。

从清能够感受大齐晓天似乎对他动手了,如临大敌般,过了会却没什么反应,从清还在纳闷是是齐晓天没有动手,但是齐晓天边毕竟是主修的魂窍,所以知道自己的魂技被人截住了,顿时有些恼怒。

“谁,是谁动的手,好汉做事好汉当,敢在暗地里偷偷摸摸的出手,就敢站出来?”

会傻站出来呢,他是傀儡师是魂师,如果解释截留了魂师的魂技?难道要暴露他双修者的身份?开啥玩笑。

是魂者上品,是在场所有人中魂窍境界最高的,既然齐晓天动手了,客气,直接个群体魂技对齐家的人就放了过去,齐家的人下子个个如同遭受了雷击般,境界比较低的当场就昏了过去,境界稍微高点的,也都脸色白,太好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