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3 裴子润

小说:以毒服人 类别:穿越古代 作者:丁香小雪 字数:2082

裴子直未育,萧玉暗自心急,在她心里只有儿生孩子才有资格成为太,差了好几次御医前去都叫裴子给轰了出,第七次时候萧玉亲自带御医前去了,还没走到门口里间就飞出物,险险叫萧玉给接住,她身边御医看情形暗自抹了把汗,生怕被无名怒火给波及到了。

萧玉快步进了屋去,看向坐在桌子前裴子,那清韵如水般模样叫人不敢相信刚刚砸出杯子他,萧玉收起黑脸将杯子放回桌子上,哪晓得表情淡淡裴子立马拾起杯子,啪嗒下摔在地上,萧玉自己刚刚放下杯子在地上碎成了渣,饶再好脾气,再好修养也要怒了,从没有人如此不将她放在眼里,当然既然曾经有过如今也滚得远远了。

萧玉示意身后御医先出去,那御医了得了令立马尽可能滚得远点,屋子里宫侍将门带上后,自有多远也滚多远,最近两位都低气压啊。

儿,你到底要怎样?”裴子轻笑,抬眼看向脸怒容萧玉,“你到底要怎样?”萧玉裴子表情顿时觉得自己问实很蠢,无奈叹口气,“想要个属于孩子,难道也不可以吗?”裴子心里那个人秦钰,和萧玉做那种事已经觉得自己很低下了,若再有了孩子,他会觉自己很下贱背叛了自己心。

萧玉见裴子没有反应,声音低了几分,近乎哀求道,“儿,让御医看看吧,想要个们两孩子,”裴子突然站了起,大叫道,“你走!!!不想见到你!!”萧玉蓦得痛,低低唤了声“儿…..”有生以她从未如此低声下气讨好过个人,裴子见萧玉迟迟不走,突然暴躁起,将桌上东西扫而空,尖声大叫起,手上抓到什么就砸什么,即使手上被划出了道道触目惊心口子,鲜血如注也不管不顾尖叫砸东西,状如疯癫,萧玉大惊,顾不了砸在身上痛,合身扑过去抱住裴子,喝道,“儿,儿,好了,好了不说了,冷静点,没事了没事了…….”裴子才漫漫安静下,他用力挣开萧玉手,眼神灰暗,气丝孱弱出声“你走吧,都走……”

萧玉牙,狠狠转过身,打开门,跨步出去了,用尽了所有耐心,信心去填补你心,可为什么你就不肯交出你真心,秦钰已经走了,隔了么多年怎么你就不放不下她。

裴子不肯听萧玉话,萧玉就动员了裴尚书家,回连番轰炸他,足足做了月余工作,裴子才答应让御医看看,所有御医轮番看过了,经过讨论之后才确定裴子青中了毒了,而源却不甚清楚,皇无奈之下请了唐门人,才知道裴子房中兰花与窗前株‘暗香浮动’相冲,两都香气混合可置人终生不孕,而正皇夫闻香气已有十年之久,已经不可能再生育了,但世上有种奇药叫‘子息’,可让人生育,可没人知道怎么制,若毒医秦钰在也许可能制出。

萧玉记起那‘暗香浮动’十年前各地进贡花木进宫时,秦钰送进,于命人将那株‘暗香浮动’抬出去烧了,可裴子却拦不让动,无奈之下宫侍报了皇,皇亲自赶了,势要将它搬离出去,裴子依旧挡不让动。

萧玉大怒,“儿可知东西让你不能怀孩子,为何还不让搬走?”裴子面无表情,“已经没有生育可能了,东西就留在吧!”萧玉裴子眼中不舍更为恼怒了,说说去,还秦钰,还因为东西秦钰送所以舍不得丢,就算不能生育你也无所谓了。

“搬走,不用理会皇夫,”宫侍听吩咐,几人强硬想拉开皇夫,搬走树木,不想皇夫冲到旁边架子上拿出把剪刀正对自己咽喉,众侍无奈,纷纷看向皇,皇铁青张脸,“为她;留下棵害人树你尽然可以去死,十年里你眼里到里有没有刻有存在,把对你好当成了什么,从就没考虑过个眼前人感受么,妻主,你今生唯该爱人,而你所作所为都快将爱耗尽了,儿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将剪刀放下,让‘暗香浮动’给烧了;要么,从此后你桥归桥路归路,再也不会过问你任何事,”

裴子看向萧玉认真铁青脸,咬咬唇,手里剪刀寸寸捏紧,颈脖出已然出现了明显红痕,他摇摇头不肯说话,萧玉大笑出声,声音中却无限苍凉,“很好,好,知道了….从此以后再也不会蹋进里半步了”说完头也不回向自己寝宫中走去。

景仁十年秋,皇大肆选夫,选得皇夫七十人,后宫空寂十年,终于热闹起皇新宠华皇夫独霸后宫,常傍于御驾身侧,可饶他如何得宠,正皇夫之位始终空悬,□□殿成了宫中禁地,皇每每夜里望向□□殿却从未踏进去过步,宫里老人说那里么住正皇夫裴氏,可却始终无人得见,日子久了也渐渐被人忘记了。

景仁十三年,华氏产下,被立为正皇夫,赐名玉,甚得皇欢心,华氏母凭贵,掌管六宫,仗宠爱,私自带人闯进了□□殿,见里面人时所有人都愣住,看看那人又看看华皇夫,若不两人神态不同,倒以为照到了镜子,俩人长得何其相似。

皇大怒,下令将干人等处斩,华皇夫削去封号,打入冷宫,时之间宫中风云变色,往后几年里,所有人都学乖了,就算再怎么得宠也不会去妄动□□殿里那位。

景仁三十年,□□殿传噩耗,正皇夫裴氏因病消亡,皇当满朝文武落下泪,不顾朝臣俱在,踉跄赶往□□殿抱裴氏大哭了半日,皇令裴氏葬于正皇陵,将裴氏生前最喜爱‘暗香浮动’起葬于墓内。

正皇夫裴氏下葬后皇大病场,从此身子不济,夜间长咳嗽,不能寐,加之伤心,操劳过度,半年后病不起,转转十日有余于景仁三十年秋薨于□□殿内,时年五十有三,新皇继位遵照遗旨将先皇与正皇夫合葬,同穴同棺。

人生若只若如初见………

那年在遍地兰花中笑缅如花男子……….

那年逛遍大江南北却独独停住脚步痴望儿时玩伴长成如今惊才绝艳子………….

人生若只若如初见,花开,可否入怀…………………………..